中印非正式领袖峰会斗而不破 双方无实质共识

2020-06-15 5921
特派员看世界(中央社
最终,这场被视为可促进中印双边关係的非正式领袖峰会,只能勉强维持中印双方「亦敌亦友」、「斗而不破」的关係。
第2次中印非正式领袖峰会11、12日在印度南部的玛玛拉普兰镇召开,虽然出席的莫迪和习近平两人在11日花费5个多小时交换意见,又于12日进行共约2个多小时领袖沙滩漫步及代表团会议,即使莫迪和习近平在公开场合都不断以友好言语营造良好关係,但事实是双方并未就重要议题达成共识。
首先,对导致双方最近关係转坏的克什米尔问题,由于印度对废除赋予印度控制克什米尔特殊自主地位的宪法第370条问题,已明确表明是内政问题;而中国也透过公开声明和实际举动支持巴基斯坦争取国际反对印度废除克什米尔特殊自主地位的举措,双方在没有交集下,两位领袖都刻意不触碰这个议题。
根据印度外交部次长顾凯杰(Vijay Gokhale)在峰会后向媒体简报时表示,莫迪并未就克什米尔问题与习近平讨论,习近平也没有提出这项问题讨论。
其次,对于贸易逆差问题,在印度外交部于峰会后发表的14点声明中,并未见到描述,仅顾凯杰在媒体简报时称,习近平告知中国已準备採取具体措施减少贸易逆差;但这只是口头承诺,并未落实在双边的白纸黑字的声明或协定上,似乎也显示双方仍有歧见。
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谢钢(SrikanthKondapalli)指出,虽然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称,自2018年4月武汉第1次中印非正式领袖峰会以来,印度对中国出口成长15%,但对比过去10年,对中国有利的贸易逆差已累计升高到7260亿美元,2018到2019年度对中国有利的贸易逆差也超过650亿美元;综合以上数字来看,成长15%是微不足道的。
谢钢又说,虽然习近平2014年访问印度时承诺中国未来5年在印度投资200亿美元,但仍在说与做之间,没看到有任何真正投资。
虽然在第2次非正式领袖峰会上,中印领袖决定组成一个由印度财政部长和中国副总理领导的高阶委员会来讨论贸易、投资和服务等问题,但谢钢认为,充其量只是在不确定的未来看到贸易逆差好转的可能性而已。
至于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问题上,虽然中印领袖同意结束RCEP谈判的重要性,且顾凯杰说,习近平向莫迪保证,印度对加入RCEP后是否会受到中国产品倾销等关切会被讨论,但并没有实质结论或共识。
此外,在边界争端问题上,虽然这次峰会中再度讨论上次武汉峰会採取新的信任措施以避免类似洞朗对峙事件再度发生等5项问题,但峰会后双方并没有宣布有任何结论,仅两位领袖重申中印应避免分歧变成纷争,谢钢指出,表明在这个问题上,双方仍存在分歧。
在峰会后,虽然中印双方都表示恐怖主义是「共同威胁」,并计画在「非歧视性」基础上共同努力打击恐怖主义,但中国仍在联合国安理会阻挠在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纳入联合国恐怖分子黑名单中,只有在美国施加威胁后,中国才屈从让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ed, JeM)首脑阿兹哈(Masood Azhar)列入黑名单,就可见中印双方在反恐问题上有多大的歧见。
谢钢指出,鉴于中国在包括克什米尔等恐怖渗透和恐怖主义等整体问题上鼓励巴基斯坦,还需要看这次峰会是否会对相关问题产生任何积极影响。
在峰会中,唯一取得进展的是中印文化及人与人交流,印度也宣布放宽对中国公民的签证规定,但这些并非中印关係中最重要且实质的问题。
谢钢认为,双方在这场峰会中都谨慎地不做出让步,并对双边事务做出大胆决定;但即使这场峰会对双方直接交流及衡量彼此意图与目标非常重要,但还不足以缓解双方有争议的事态发展。
也就是说,中印关係仍持续「亦敌亦友」,而且「斗而不破」,只能维持在不爆发冲突的边缘,但许多分歧迄今似乎仍然无解。
但对台湾来说,由于中印关係的「斗而不破」,让印度不必牺牲自身利益以顾虑中国感受,这未尝不是台湾与印度在贸易投资、文化与教育等深化关係的最佳时机。
(编辑:王永志)10810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